5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8 23:01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美国从什么时候开始输掉抗击新冠病毒的战争?我们如何成为国际贱民,甚至不被允许前往欧洲?”克鲁格曼7月6日撰文说,不少评论认为,美国对流行病的失败反应源于美国文化——美国人太自由、太不信任政府、太不愿意为了保护他人而接受哪怕是一点点的不便,但其实,真正的原因在于领导层。并非是美国不可能取胜或者无力应对,只是因为特朗普及其周围的人认定,让病毒横行符合他们的政治利益。毕竟在11月大选前,特朗普需要经济成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克鲁格曼转发相关推文并且评论说,“你们可能会期待看到一些努力来改变局面,在采取(疫情)防控措施的同时,试图让一些重新开放地区继续开放。但事实并非如此:特朗普-福克斯轴心正在加倍地犯蠢。”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玛丽的新作是积怨数十年后的“复仇”。据了解,特朗普家族关系并不和睦,而最突出的矛盾就出现在特朗普与大哥小佛瑞德之间,后者正是玛丽的父亲。作为家中长子,小佛瑞德本应接管家族产业,无奈他想成为职业飞行员,为此长期遭受老佛瑞德的贬低挖苦。玛丽回忆,叔叔早年可能不懂父亲为什么会遭到爷爷鄙夷,但出于倾轧对手的直觉,他常对哥哥出言不逊,并借机“上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着,克鲁格曼转发了《华盛顿邮报》一篇名为《佛罗里达州邀请全美加入重新开放之列,然后它成为了新的疫情“震中”》的报道并且评论称:“然而实际上,我们进行的是‘愚蠢的’重新开放,这恰恰使我们(最)担心的病例激增(局面)出现。”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佛瑞德中年酗酒且有心脏问题,早在42岁就因病去世。令玛丽耿耿于怀的是,父亲临终前在家卧床数周,而特朗普家族明明与多家医院存在合作关系,竟无一人帮他联系治疗,“一个电话都没打过”;她在书中披露,就在父亲去世当日,特朗普“去看了场电影”。自2000年起,玛丽和弟弟佛瑞德三世一直控诉爷爷的遗嘱不公,认为以特朗普为首的长辈对遗产分配存在欺骗和误导。遗产纠纷导致家族矛盾升级,特朗普一度中断了佛瑞德三世儿子的医保,后者当时重病在身,需要全天不间断护理。“特朗普-福克斯轴心正在加倍地犯蠢。”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·克鲁格曼也忍不住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复工政策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国疫情暴发后,官方宣布从3月17日起实施封城等一系列管制措施,绝大多数公共场所对外关闭,民众出行被严格限制。直到6月22日法国进入“解封”第三阶段,大部分管制措施才被解除,但大型集会仍被限制,部分公共场所仍未恢复开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该书透露,在兄弟姐妹当中,特朗普深得父亲“真传”,但同时也是“中毒”最严重的一个。根据玛丽的心理分析,由于童年“严重缺爱”,她叔叔的自尊心其实非常脆弱,其心智就如同一个“三岁的孩子”;而为掩饰这些人格缺陷,他对外不得不变本加厉地吹牛撒谎、舞弊钻营、逞强秀肌肉。而这些性格特质在他从政后更是暴露得一览无余:比如,特朗普长期习惯性地夸大政绩、吹嘘成就,同时“撒谎成性”——据《华盛顿邮报》统计,他自就职总统至今年4月至少发表过1.8万条不实言论。对于肆虐全美的新冠疫情,特朗普起初根本不愿承认这是一场“威胁”,因为这种表态会让自己显得孱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8日报道称,玛丽在新作《拥有太多和永不满足:我的家族如何造就了世界最危险的人》一书(如图)中,将特朗普的原生家庭氛围描述得极度不健康。据媒体“剧透”,书中提及特朗普的母亲长期抱病、疏于照料子女,而父亲老佛瑞德又带有明显的“反社会人格”:他的苛刻强势、近乎扭曲的价值观令五名子女在童年时期就饱受精神折磨,孩子们只有靠撒谎、欺骗和隐藏真情实感才会受到褒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斯泰同时警告,新冠病毒仍然存在。他表示,将于12日亲自前往法属圭亚那,视察当地抗击疫情情况。位于南美洲的法属圭亚那疫情仍未受到控制,引发外界担忧。【环球时报】“特朗普已经毁了我的父亲,我不会再让他毁掉我的国家!”近日,美国特朗普家族上演了一出别开生面的“复仇记”:为阻挠亲叔叔赢得连任,特朗普的侄女玛丽·特朗普在新书中全方位起底特朗普的家族宿怨——极度强势的老父亲、郁郁不得志的兄长、借机“上位”争宠的弟弟,她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了特朗普在畸形家庭中产生的种种“反社会”价值观,并通过爆料证明他“病得不轻”。据美媒分析,玛丽此时“捅刀子”或牵涉重大利益关系,特朗普的风评势必会受到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克鲁格曼给出答案:“部分原因是特朗普觉得承认错误是软弱的,所以他总是加倍下注。这也可能是‘绝望的希望’(desperate hope)的把戏,即假装一切正常可以愚弄人们几个月。”↓